专业诚信,竭诚为您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交通事故

分享到:0

  交通事故赔偿问题一直是很多人关注的焦点。最后双方达成和解,定下合适的金额。对于受害方来说,他们当然希望尽快得到赔偿,但对方没有支付这笔钱,这让他们非常焦虑。那么,交通事故处理后的赔偿期限是多久?接下来由小编为您解析这一相关方面问题,如果您还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欢迎到本站相关专业的律师进行专业领域的问题解析。

                                 

                

  发生交通事故后履行赔偿的期限是多久?

  由双方当事人自行约定赔偿履行方式和期限。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

  第九十一条 交通警察调解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按照下列程序实施:

  (一)告知各方当事人权利、义务;

  (二)听取各方当事人的请求及理由;

  (三)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事实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当事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

  (四)计算损害赔偿的数额,确定各方当事人承担的比例,人身损害赔偿的标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有关规定执行,财产损失的修复费用、折价赔偿费用按照实际价值或者评估机构的评估结论计算;

  (五)确定赔偿履行方式及期限。

  第九十二条 因确定损害赔偿的数额,需要进行伤残评定、财产损失评估的,由各方当事人协商确定有资质的机构进行,但财产损失数额巨大涉嫌刑事犯罪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委托。

  当事人委托伤残评定、财产损失评估的费用,由当事人承担。

  第九十三条 经调解达成协议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当场制作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由各方当事人签字,分别送达各方当事人。

  调解书应当载明以下内容:

  (一)调解依据;

  (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基本事实和损失情况;

  (三)损害赔偿的项目和数额;

  (四)各方的损害赔偿责任及比例;

  (五)赔偿履行方式和期限;

  (六)调解日期。

  【案情介绍】

  2006年9月17日,张某之父张某兴驾驶川AH****号轿车与代万金驾驶的川A*****号大型普通客车(车主为成都长某司)相撞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川AH****号轿车驾驶员张某兴死亡,该车上乘客巫某华、巫某容、颜某芬、周某等四人受伤。巫某华、巫某容经松藩县医院抢救后,于次日转入四川省人民医院继续治疗。2006年9月28日,巫某华从四川省人民医院转入贵州省黔西县人民医院治疗,该院的出院记录中载明:“出院时情况:神情正常,面容、饮食、二便如常,未诉不适,查左下肢石膏固定稳妥有效,肢端血压感觉可,患者目前属于康复期,无特殊治疗,申请出院,经科主任同意后自请出院。建议一月复查一次”。

  2006年9月27日,松藩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在本次事故中,川AH****号轿车驾驶员张某兴负主要责任,川A*****号大型普通客车驾驶员代万金负次要责任,乘客颜某芬、周某、巫某华、巫某容无责任。在该认定书上有巫某容的代理律师朱保川的签名,但没有巫某华的签名。

  【事实与理由】

  本案的其他事实有:1、张某系川AH****号轿车驾驶员张某兴之女,是张某兴唯一法定继承人。2、2008年3月3日,贵阳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对巫某华的伤残等级进行鉴定。经鉴定,巫某华的伤残等级为十级。3、巫某华在四川省人民医院住院期间支付住院费用22 633.12元,门诊费701.5元,在贵州省黔西县人民医院住院期间支付住院费2 321.9元,在进行伤残等级鉴定时支付鉴定费300元。巫某华在治疗过程中还支付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若干。4、巫某华系城镇居民。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判决认为,依照现行法律规定,本案的诉讼时效起算日应是“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事故发生后,巫某华的伤情明显;且巫某华与巫某容系姐妹,巫某容既然知道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内容及时主张权利,依据生活常理,巫某华亦应当知道上述内容。巫某华从治疗终结出院之日(2006年10月11日)至伤残等级鉴定申请日(2008年3月3日)超过一年以上,且在本次诉讼中,巫某华未举证证明其没有及时进行伤残等级鉴定的合理理由。综上,巫某华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百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六十八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巫某华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87元,由巫某华承担。

  【上诉】

  宣判后,原审原告巫某华不服一审判决,向成都中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故意回避松藩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未依法及时送达《交通事故认定书》的事实。二、一审法院非专业医疗机构,依据上诉人入院前的常规检查病历即认定上诉人“伤害明显”没有说服力。三、一审法院未明确认定伤残评定日,即使上诉人的医疗费主张超过时效,但残疾赔偿金的主张并未超过诉讼时效。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二被上诉人连带赔偿上诉人医疗费、残疾赔偿金、误工费、交通费、伤残鉴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共计78 647.52元,原审第三人人保财险某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成都长某司、原审第三人人保财险某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张某未作答辩。

  二审中,上诉人提交如下证据:1、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临时疾病证明书;2、中医二附院出院小结。上诉人拟证实其伤情治疗终结时间为2007年12月,故其于2008年4月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诉讼时效。

  经质证,被上诉人成都长某司、原审第三人人保财险某公司以上述证据不属新证据为由,不予质证。

  经调解各方当事人未达成协议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终止调解,制作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终结书,送达各方当事人。以上就是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大家。

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

  • 王中强
  • 手机:13355738484
  • 电话:0573-85030378
  • 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微信:13757387593
  • 邮箱:wzqzplaw@163.com
  • 地址:浙江省平湖市胜利路温州商会大厦B幢18楼(平湖法院对面)